谁能告诉我抑郁症中如何获得灵感……想写写不出啊!

(穿越)荣耀之光【33】

荣耀!
桌面上跳出两个大字,何昀捧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红茶。
对面的电脑前,方锐很有些尴尬,他来兴欣参观,顺便试水,结果一上来就输了六局,之后好不容易赢了一局就又被一个妹子虐了,而且只用了五十多秒,这是职业碾压普玩的速度吧!
“妹子很厉害呀!”方锐干笑。
“……”何昀并没有接受到方锐的声音,她暂时还没有让自己刻意的去注意方锐的声音。
没有得到回应,方锐更加尴尬,不过猥琐如他,脸皮还是很厚的,“看来妹子害羞了,哈哈哈!”
“得了,你在嘚瑟什么?丫头不怎么说话而已。”叶修鄙视。
“还有谁!”方锐无视掉叶修的话语,叫嚣着。(啧啧,这心理素质真不错!)
  叶修想了想后说:“要不要叫阿宁上来试一把?”
  “什么人?”方锐肃然起敬,感觉兴欣要压轴的世外高人了。
  “网吧收银的,阿宁也会玩荣耀了?”陈果说。
  “好像在玩。”叶修说。
  “我和你拼了!就你,来来来,大战三百回合!”方锐叫道。
  于是叶修好不客气的坐了上去。
方锐抵达兴欣第一天,在疯狂地对战中度过,用他多年未碰的气功师,在一次又一次地被君莫笑虐杀中,艰难地寻求突破。
  一开始方锐真是被虐得体无完肤,无法顷刻间改变的操作习惯和意识,让他的气功师总是会发生各种纰漏,输得灰头土脸。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适应,让方锐的胜率开始提升,面对新人们,也不再狼狈了。
  “不愧是拥有丰富转型经验的家伙呀!”这一局,叶修在君莫笑输给方锐的气功师海无量后,起身感慨着。
  “转型经验你妹!”方锐坚持自己以前职业的改变不是转型,只是在选择。
  击败了叶修,方锐有种大功告成的感觉,他伸了个懒腰,扫了一眼时间,顿时吓了一跳。
  三个小时,竟然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方锐完全遗忘了时间,全身心沉浸在荣耀里了,唯一想的就是怎么玩好气功师,击败兴欣这一队人。这三个小时里,兴欣那边是换着人上的,他却除了换人时间外没有过任何休息。
  方锐左右看看,似乎没人要再来了,于是就刚刚结束的这一局进行了一下点评。
  “你这一把失误太严重了。”方锐对叶修说着。
  “是的,看你这么辛苦,实在不忍心了,放一下水。”叶修说。
  “靠,不服再来!”方锐叫。这放水也太不体贴了,至少你好好伪装一下啊!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卖个破绽也就算了,完了还直接说出来,真当猥琐流高手就没尊严吗?(没有!)
  “别不服再来,吃了再来吧!”叶修说。
  方锐又一怔,这才发现还真有点饿了,的确到了晚饭时间了。
晚饭是在之前那家饭店定的包间,兴欣全队拉了过去,给方锐接风。
  席上方锐话不多,胃口看起来也一般,很快吃饱后,叼个吸管在那玩饮料。
  “气功师玩得不错,很有潜力!”叶修这时给予了他高度肯定。
  方锐翻了翻白眼,根本没答腔。
  这一下午的战斗,话里说是看看方锐转型气功师的可能性,但事实上,是让方锐看一看兴欣这边的战斗力。
  兴欣的战斗力,着实超乎了方锐的意料,而且装备水平也很不错,虽然不比豪门,但也是强队水平。
  “怎么样,实地考察之后,觉得兴欣如何?”叶修这时问道。
  “嗯……还不错。”方锐说。他没指望兴欣直接就是豪门程度,但就眼前所见,无论选手还是角色,都超过了他的预期。
  “好,那我们就来谈一谈你的待遇问题。你看到了,我们现在条件还很简陋,一堆人挤在网吧里训练,十来个人吃饭就八个菜,连汤都没有。你现在合同是多少来着?好像650万?这税前税后的?”叶修问道。
  “税前。”方锐说。
  “税前就这么多了,你好意思吗?”叶修说。
  方锐无语了,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这货不就是要压一压合同嘛,直接说就是了,还有,他还没说要加入兴欣吧!
  说话间包间门推开,服务员端着餐盘上来了,又放了两个菜到桌上。
  “来得真不是时候……”叶修抱怨着,一桌人沉默。拿这个说事,你当人家方锐不识数吗?点菜的时候人家可一直都在呢!
  但不管怎么样,兴欣希望方锐在合同上让步的意思,叶修无比清晰地告知方税了。
  “你有什么想法就直说吧!不要在那里猥琐了。”叶修看方锐半天不说话又在那折腾饮料,随即说道。
  “靠!”方锐郁闷,自己好好地喝两口饮料,哪里有猥琐了。要说想法,其实能有什么呢?兴欣是不错,超出他想象的不错,但是,他心底深处还是不踏实,对于这样的转变,他始终觉得恐惧。这丝恐惧造成了他的犹豫,哪怕已经在兴欣看到了超过他预期的东西,却依然无法完全消除。
  “不知道啊……”方锐有些茫然。
  不知道,只能是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方锐早就想办法消除自己心中的不稳定了。兴欣明明比他想象中的状况要好,他已经开始对兴欣抱有期待了,但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不踏实?
  包间里一片安静,新上的菜也没有人去动,气氛着实有点冷。方锐没话找话,很随意地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我们?”叶修怔了下,随即顺着圈地逐一点过,给方锐简单介绍了一下。
方锐心不在焉地听着听着,突然醒悟,他意识到自己对兴欣为什么还会有一丝不安了。
等叶修转圈介绍完以后,方锐极其跳脱地,问出了一个接下来他十分关心的问题:“你准备还打几年?”
  “我?”叶修疑惑。
  “对,你!”方锐说。
  “希望可以永远打下去吧!”叶修说。
  “但我们知道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尤其你这个散人的玩法,消耗非常大,肯定会折损你的职业寿命。你现在还能保有这样的状态,在我看来已经非常奇迹了。但是,你还能保持几年?一年?两年?”方锐说。
  “这……谁能说得上呢?”叶修说。
  “那,当你退役以后,兴欣战队呢?”方锐问出来了,这正是他觉得不安,觉得不踏实的地方。
  每一支队伍,都有其建立的初衷,这种初衷,最终会成为队伍凝聚在一起的,最根本的向心力。而兴欣,是叶修退役以后,自己从头拉起的,他是队伍的核心,拥有最大的话语权。
  但是叶修建立队伍的初衷是什么呢?
  可以是任何,但方锐相信,绝不是冲着利益来的。
  靠利益来维系,这个感觉并不令人舒服,但是很遗憾,在这个世界上永恒的只有利益。除此以外,选手对荣耀的爱,对冠军的追求,终将会因为时间推移,状态的消失,而最终无法继续。
  叶修毫无疑问是兴欣这队能凝聚在一起的根本,方锐也丝毫不会怀疑叶修对荣耀的坚持和热爱。但是,叶修到了离开的那一天,兴欣这支队伍会怎样呢?
  说起来,就是眼下,兴欣这些新人居然都没被挖走,就已让方锐很有些诧异了。
  方锐心下暗暗嘀咕了一下。但不管有没有这么大,如果真是靠叶修凝聚的团队,这种情况下,兴欣的未来会怎样,着实难测。转型职业,这是相当大的赌注,他不希望赢来的只是一个叶修走后就分崩离析的团队。
  “我不在以后的兴欣战队?那你得问我们老板啊!”叶修这时说道。
  “啊?我?”
  这么一个严肃深远的问题,突然就交给了陈果,陈果一下子就慌张了。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有想到过,虽然一直在努力充实自己,但是她暂时还不是一个合格的老板。
  她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意识到了这是方锐在询问兴欣的未来。
  有些慌张的陈果习惯性的看向何昀,战队的事务,很多都是何昀负责的。但是何昀却仿佛并没有注意到陈果的求助的眼神,只是低着头,眼神没有焦距,安静的坐着。
陈果也意识到了问题,她怎么能一直依赖何昀呢!是时候坚定一下了,陈果深吸了口气。
  “叶修不在,但兴欣会一直走下去。”她说着。
  “哦?怎么走下去?”方锐问。
  “如果他愿意,我们当然会继续聘留他当技术顾问,或者是任何他感兴趣的职位。”陈果先针对叶修做安排。
  “至于其他人,我相信在那时也都已经彻底成熟,足以支撑起我们这支战队。”陈果说。
  “哦?那你怎么能保证,他们就不会离开呢?”方锐这个猥琐流的大师,目光在此时突然变得很敏锐,“职业圈里,可是有好多诱惑的。我知道你们现在就已经接触到了一些邀请,而且你们都拒绝了。但是,现在你们的身份毕竟还只是新人,如果再有一年、两年的成长,成为了全明星级别的选手,拿到了总冠军,你们的价值当达到顶峰,那时候你们所要面临的诱惑,将是你们无法想象的。金钱、地位,甚至一些别的东西,你们敢肯定自己一定不会动心吗?”
  方锐觉得他这番话是直敲人的灵魂深处,恐怕不会有人轻易就敢做出应对。结果刚这样以为呢,就听到桌上有人非常肯定地说了:“不会。”(柔妹子实力打脸2333)
  方锐一看,是唐柔。
  多好看的一个姑娘,可是此时在方锐看来却是满满的虚伪,或是天真。想也不想,张口就说“不会”,这太高估自己了吧?
  “美女真是有自信哈。”方锐打着哈哈,全是不以为然的口气,他准备让这个骄傲的美女好好了解一下这个真实的世界,“你知道吗……”
  “那什么!”
  结果方锐正准备举个例子,却被陈果立即出声给打断了,她当然知道方锐在想什么,为免方锐太尴尬,还是提前交代一下的好。
  “她真的不会被诱惑,真的。”陈果说。
  “哦?”
  “她的爸爸叫唐书森,不知道的话,百度一下。”陈果拍拍方锐,她是坐在方锐边上的。
  方锐不知道唐书森是谁,但是也听出这恐怕是个非同小可的背景,果断手藏到桌子下边用手机搜起来了。不大会儿重新坐正了身子,抬起了头,脸色没有变化,只是举起了筷子:“大家吃菜啊,新上的两个菜怎么没人动呢?”
  众人笑,却也不点穿。
  在唐柔面前讲金钱讲地位讲这个那个,那就和在叶修面前卖弄荣耀技术一样,难得方锐此时还能如此从容,就让他镇定一会儿吧!
  “吃菜吃菜。”
  方锐说这话的时候,真想连盘子一起吃掉。
  于是这之后,再有关诱惑什么的话题,已经无法说下去了。万一唐大小姐一挥手,就把整个荣耀联盟都买了怎么办?到时各队的奖金分成都是人家支付,你还和人谈选手的待遇是诱惑,诱惑你妹啊!
  “咳咳,兴欣真是……太有潜力了哈……”方锐说着。
  见到方锐有些被吓着,陈果本着负责任的精神,和他解释了一下。
  “小唐在我们这里也就是一个普通选手,没有太大区别的。”陈果说道。
  “嗯。”方锐点点头,这一次,他没有再直说。唐柔是个没有区别的普通选手?怎么可能。陈大老板还是没有搞清楚,这位的身份背景,意味着她是任何战队都无法控制无法左右的选手,包括兴欣。
  金钱、地位,等等都无法诱惑她,她只属于她自己。她愿意玩时,就可以在兴欣这里一直玩下去,当有天她一点也不想玩了,谁能留住她?
  唐柔,只能期望她的自身品格了,所以方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于是叶修挑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兴欣的未来如何,都是需要手把手去创造的嘛!你只想当个局外人,坐享其成去搭顺风车,太猥琐太狡猾了!敢不敢一起来创造未来,敢不敢一起来经受你所谓的职业圈的无法想象的金钱、地位的诱惑?”叶修说。
  方锐沉默。
  是的,他是在担忧兴欣未来会留不住人。但是他自己呢?如果他也成了兴欣的一分子,到了那一天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动摇?在怀疑别人之前,也该先坚定一下自己的信念了。只要大家一起努力,打造出一个完善的团队,何需担心这许多?有人走了,再有人来补就是了。
  是的,就该这样才对。
  方锐猛得一拍桌子:“我来兴欣!”
  “太好了,欢迎。”陈果激动极了。
  “有我在,冠军没跑了!”猥琐流的家伙,似乎都有一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自信感。
  “好,那我们就来谈一下合同问题。”叶修说。
  “靠,大家不能先一起感动个三五秒钟吗?”方锐郁闷,眼下氛围多好,谈钱,真的好吗。
  “感动个什么劲啊!你是新人吗?”叶修说。
  “合同怎么说。”方锐问。
  “你看我们现在是很穷的,十几个人吃饭就十个菜,连汤都没有……”
  正说话,包间门被敲响:“麻烦开一下门,汤来了!!”
  坐在门旁的乔一帆连忙过去把门打开,服务员端着汤满头大汗进来:“门反锁了,没打扰到各位吧?”
  “没事没事。”陈果招呼着,服务员放下汤赶紧闪人,方锐看着叶修:“卑鄙!”
  “反正就是没钱!”叶修拍桌子,“650万的合同不可能,65万吧!”
  “我靠不要太过分啊!哥好说也是个全明星好吗,这合同说出去我还混不混了。”
  “对外你可以说6500万啊!”叶修说。
  “你当大家都是傻的吗?”
  “那你说要多少!”
  “减一些没问题,怎么也得500万吧?”方锐说。
  “500万,你要脸吗?全明星很了不起啊,哥全明星的次数堆满你面前的骨碟啊!所有荣誉拿出来你就直接被活埋了你啊!哥这样的身份地位,在兴欣为求一份合同每天在老板门外哭啊,几乎就要去跪舔了!你什么身份啊在哥面前说500万!”叶修说。
  方锐语塞,半晌后哭丧着脸:“不带这样的啊!”
  “年轻人,不要总算计钱钱钱,你怎么不想想你来兴欣会赢得多少荣誉呢?那可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叶修说。
  方锐再次无语,这人怎么就这么无耻呢,把冠军说得像门口摊上的豆沙包一样随手就来。真要是说百分百能拿个冠军,方锐一分钱不要都愿意,但问题是冠军这东西哪这么有谱。
  胡搅蛮缠够了,陈果终于出来说点正儿八经的大实话:“目前我们经费确实较紧张,除了你的合同,还有和呼啸的转会费不知会谈到多少,这头一年,就先300万你看呢?”
  “和那货一比,老板你真是好人……可这……”
  “这确实也降了太多,不过,头一年艰苦点,来年情况好转,我们再提,你不放心的话写到合同里也没问题。”陈果说。
  “这……好吧!”方锐终于点头了,他来兴欣,本就没想要拿大合同,对于这都有心理准备,他来,想要的到底还是一个全新的未来。

评论
热度(11)

© 何小昀_无力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