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抑郁症中如何获得灵感……想写写不出啊!

(穿越)荣耀之光【30】

嘉世第二个上场的是邱非。
“嘉世派上的第二位选手是个训练营出身的新人,这个新人压力很大呀,毕竟他面对的是,一位刚刚击败肖时钦的实力选手,而且秋木苏现在无论是血量还是蓝量都还有一半多。”潘林说。
“对,其实从刚才那场战斗我们就可以看出,兴欣的这个新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经验绝对老道丰富,而且实力强劲。”李艺博补充。
“好的,邱非已经进入了比赛席,比赛马上开始了,希望他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潘林将视线转回赛场。
秋木苏:中间见?
战斗格式:好
角色刚刚载入,何昀就开始和邱非交流,事实上自从叶修离开嘉世,她也有很久没见着这个小少年了。
商量完毕的两个角色向小镇中央赶去,看的场外的观众们有些疑惑。
“这一局何昀看起来是不打算继续上一场的冷枪战法了?”潘林转头征询李艺博的意见。
“看起来是这样的。上一场对战肖时钦,何昀自然是更谨慎的,而这一场只是个新人,或许她有些松懈吧!”李艺博推测。
“轻敌可是大忌啊!好吧,让我们期待接下来的比赛。”潘林摇了摇头。
两个角色一碰面,邱非抢先发起进攻,落花掌。
秋木苏:两年没见了吧
何昀一边操作秋木苏避闪开,一边还在打字。
战斗格式:嗯
秋木苏:让我看看你的进步
战斗格式:不会失望的
看到这段对话,场外观众一片哗然。
“看起来何昀和邱非在场外就认识啊!”潘林翻看着资料,“有了,原来何昀是叶修的妹妹,难怪她认识邱非了,嘉世训练营出身的邱非对于叶修的亲人应该是不太陌生的。”至于为什么叶修的妹妹姓何,还有何昀一副前辈的口气,这就不是直播的时候应该八卦的了。
如果说叶修是邱非的信仰,那么何昀就应该是邱非的树洞,这个比他大上几岁的沉默女孩,有着让人卸下防线的能力。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何昀,是暑期集训的时候,那个由崔立带领突然出现在训练室的女孩把他们所有人虐了个遍。当崔立宣布这事俱乐部的陪练时,他还是狠狠震惊了一下嘉世的强大,这样强的人,居然还不是正式选手。
那天一整天,何昀都坐在那台电脑前,手边是24张账号卡,等着训练营的少年们挑战。一开始还是有很多人去挑战的,他们都希望可以击败这个女孩获得俱乐部的青睐,然而少年们失望了,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输掉,每一场都是连一分钟都没有用到。邱非本来是不打算去挑战的,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做好训练,但是何昀的强大让他动了心思,于是也去挑战了。
他挑战的时候,何昀用的也是一个战斗法师犀利的攻击猛的袭来,让他一瞬间联想到了之前和叶秋大神打过的指导赛。那天他理所当然的输了,不过却是打了13分钟,而比赛结束的原因是叶秋来找何昀了,于是何昀匆匆结束了指导赛。“你很不错。”临走前,何昀在频道里打出了这四个字。
他目光追随着女孩就看到了训练室门口叼着烟的叶秋,女孩用清澈的声音喊了一声“哥”,然后叶秋大神十分宠溺的摸了摸女孩的头,拉着她的手走了。“原来那是叶秋大神的妹妹,难怪那么强。”他想。
之后的一个月里女孩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在训练室给他们陪练,打指导赛,叶秋大神也时不时的会和她一起。他知道了女孩的名字,何昀,当时还纳闷了很久,为什么叶秋大神的妹妹姓何。
何昀平时不怎么说话,似乎很高冷的样子,加上她是叶神的妹妹,训练营的少年们其实并不怎么敢和她交流。但是邱非发现这个沉默寡言,总是和别人字面交流的女孩其实很温柔很善解人意。
“你为什么不说话?”邱非曾经问她,她字面交流很流畅,而且她也会说话,为什么不说呢?何昀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但是一次偶然听见经理说话,他知道了何昀有语言障碍。他特意去查询了语言障碍的意思,然后就对这个清清浅浅的女孩多了几分同情。
叶秋大神似乎对于他和何昀关系不错这件事很开心,叶神说,丫头从小爱安静,朋友没几个,你好好陪陪她。他想,何昀真幸福,有这么好的哥哥,他其实也蛮想要一个叶神这样的哥哥。
小小的少年其实是有很多烦恼的,在训练营里经常会发生各种冲突,不怎么说话的何昀自然成了他倾诉的首选。他曾经担心或何昀会嫌烦,但是后来发现她总是笑眯眯的听着自己诉说,然后在纸上写下一些建议,有的有用,有的没用,但是看得出她有认真听。
叶神苏沐橙还有何昀经常在网游里开小号PK,其实看见三个大神,开着三个破破烂烂的小号,在网游里PK,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就经常被拉去当裁判,明明系统会判定胜负,但是他们总是要来问他“你觉得谁赢了?”他一开始是瞠目结舌的,后来就适应了,不用管PK结果,一定是叶神输就是了,只要他说是叶神输了,何昀和苏沐橙就会给他一个有前途的眼神,叶神也不气,笑眯眯的看着何昀和苏沐橙耍赖。
其实对于叶神退役,他是隐约有感觉的,叶神那里看不出来,但是何昀和崔立越来越紧张的关系,瞎子都能发现。到后来,每年冬天何昀来嘉世的时候,就不住在嘉世的宿舍里了。
邱非一边操作一边想着,突然看见公共频道里跳出一句话。
秋木苏:该结束了,上次是老叶的,这次我的指导赛。还有,分心了。
邱非这才发现已经九分多钟了。
秋木苏攒起来的几个大招一放,战斗格式直接倒下,邱非却没立即起身,只是回味着刚才的比赛,又是什么时候被她带入到指导赛的节奏了。
嘉世第三个上场的是孙翔,比赛一开始孙翔就在频道里打字。
一叶之秋:可惜你只有20%的血了,我还想堂堂正正的打败你呢!
真碍眼呀!何昀看着“一叶之秋”四个字想。
秋木苏:加油
感觉这两个ID放一起更碍眼,真的不考虑把一叶之秋买回来吗?何昀考虑着。
第三场比赛何昀又回到了放冷枪的状态中,直到把孙翔整得暴跳如雷,不计代价的揪着秋木苏打,何昀才下场。不过她下场的时候,一叶之秋也只剩不到70%的血和一半的蓝了。
何昀回到选手席的时候收到了队友和粉丝们的隆重欢迎,兴欣的粉丝们十分惊讶,公会里保姆角色的何昀居然6的飞起,都要求何昀带他们装B带他们飞,何昀笑着点头,一旁的魏琛看的大为嫉妒。
之后上场的唐柔当然没能打掉孙翔,不过在被何昀激起火气,唐柔激起傲气后,孙翔快被莫凡整疯了,于是孙翔华丽丽的输掉了。
莫凡最终没能完成一挑二,但是还是磨掉了嘉世第四位选手申健的不少血量,于是第四个上场的叶修干脆利索的解决了申健。
嘉世第五位选手是,苏沐橙。
看到这个名字比赛席里的叶修和选手席上的何昀同时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是的,愤怒!
  陈果不解,何昀这种连笑容都很淡的人居然会愤怒。
  然后何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起身走到了嘉世的选手席,一笔一划的写着,“你什么意思?!”
何昀用的劲很大把纸都戳破了。
  “希望她能有好的表现。”陶轩面带微笑,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
  “呵。”何昀冷笑了一声,对着正在上台的苏沐橙喊了一声,“沐橙!”
苏沐橙转过身来,看到何昀指着嘉世的队徽,点了点头做口型,“我明白”。
何昀回到兴欣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愤怒,取而代之的并不是一贯的微笑,而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仿佛失去了表达情绪的能力,叶修此时的表情也和何昀如出一辙。
  陈果很想问,但是不敢。
  “冷静。”这时,魏琛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嗯。”叶修看了一眼魏琛,没有点头,没有吱声,何昀根本理都没理魏琛,只是冷漠地看着大屏幕,显然这两人现在都很不冷静。
  何昀不冷静?
  陈果觉得一定有大事发生了,可是,是什么呢?陈果望向魏琛,她知道魏琛应该是察觉到了。她用眼神告诉魏琛,要么死,要么过来解释一下。
  “咳……”魏琛被眼神攻击到了,咳嗽了一声,凑了过来。
  “知道为什么苏沐橙会最后一个出场吗?”魏琛说。
  果然和苏沐橙有关……陈果心下暗道,但是,这出场,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嘉世对苏沐橙,是心存猜忌的,但是这个又不好公然表露,毕竟苏沐橙是很受欢迎的,你看现场的反应。”魏琛说着。
  是的,现场此时早已经是欢呼一片。申建刚刚那么难堪的表现,也没有抹杀嘉世粉为苏沐橙欢呼的热情。只是出场,现场就已经掀起一个小高潮。
  “所以,她就被派到了第五个出场。”魏琛说。
  “为什么?”陈果还完全没明白。
  “一来,这是对粉丝有个交代,以嘉世擂台赛的顺位安排来看,他们的既定计划是三个人解决战斗,所以说,排在最后的苏沐橙,出场机会在他们看来很小。但是至少她也出现在出场阵容里了,这显得他们并无猜忌,至于放到最后,可以解释成是确保万一,这是完全说得通的。”魏琛说。
  “嗯。”陈果点点头,表示明白。
  “可是一旦到了眼下这个局面,苏沐橙不得不出场,那会怎样呢?她肩负着嘉世整个擂台赛的胜负,一举一动都会在这样的高度关注下放大。如果她真存了放水的心思,我是说如果!!!”魏琛说到“放水”时看到陈果色变,连忙强调了一下,“那在这种情势下,一旦被人看出,结果大概就是……身败名裂。”
  “我靠!”陈果顿时就怒了,杀死人的目光很猛烈地朝嘉世那边投射过去,只是很遗憾这时并没有人朝这边张望。
  “这只是如果,当然我和你一样是相信苏沐橙的职业道德的,但是,在这样的一场敏感比赛里,即便她并没有放水,而只是正常地输掉比赛,恐怕也会引人猜忌。比赛这种事,真要先入为主地去抠细节的话,一些操作没有到位的地方,都可以被硬说成是放水……所以说,这场比赛,对于苏沐橙而言,只能赢,不能输,只要输了,对她就会有很多不利的影响。”魏琛总算是彻头彻尾地解释清楚了,说完以后就全神戒备,以防他们这位豪迈的老板娘直接掀桌暴走杀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等他全讲清楚后,陈果并没有如他想象的有那么过激的反应。她望着苏沐橙走上场的背影,流露出的神情全是难过。
  一场苏沐橙想必完全不想胜出的比赛,但是,却又是她不得不胜出的比赛。此时的她会是怎样一种矛盾的心情?她又会怎么做?
  一上场就直接打GG退出比赛闪人?以这种最不顾一切的方式来面对嘉世的胁迫?这样做虽然陈果会觉得很爽,但从结果上来说,她最担心苏沐橙会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的后果,正如魏琛所说,身败名裂。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一名职业选手,都不会被允许这样没有职业操守,嘉世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这样挟持苏沐橙去比赛。
  此时的陈果,已经顾不上去对陶轩表达愤怒了。而她也明白了为什么何昀也能这么快地收拾起愤怒。因为大家所关心的人正在面对着如此艰难的局面,大家为她担心还来不及呢?谁还有注意力将自己的心情分给陶轩哪怕万分之一。
对了还有此时在比赛席里尚不知心态的叶修,他会怎么做?

评论
热度(10)

© 何小昀_无力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