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抑郁症中如何获得灵感……想写写不出啊!

(穿越)荣耀之光【27】

线下赛第五轮。
现场的气氛比起之前热烈了许多,何昀洗了把脸从卫生间出来。
“怎么样,撑得住吗?”叶修问。
何昀摇摇头,露出一个笑容。
“那就好,要是你临场掉链子了,还真有点麻烦。”叶修拍了拍何昀的手,拉着她走出了选手通道。
虽然会下意识屏蔽环境信息,何昀还是环顾了一圈,就看见观众席上的一道横幅,“叶修,欢迎回来!”
“哥。”何昀扯了扯叶修的手。
叶修顺着何昀的手也看到了横幅,笑了笑,“看到了!”
其实真要讲的话,兴欣的成员还是很华丽的,有顶尖大神叶修,有何昀这个与叶修同级的荣耀bug,有前第一狂剑,有前蓝雨队长,话题十足,于是在现场解说的介绍中,个人赛第一局开始了。
角色相遇,解说连忙暂停,先开始关注一下比赛。
  “哦,双方现在已经接触。”
  “玄奇的方达旭看起来一开始就摆出了要防守的架势,准备打反击。”
  “孙哲平直接上了。”
  “哇!大招,一上来就开大招,这种自信,不愧是前大神啊!”
  “连击!哦,衔接得漂亮,看来这么多年没打比赛,孙哲平的功夫也没有丢掉。”
  “方达旭现在处于绝对的劣势!”
  “一波12段的连击!段数不高,但输出相当可观,简炼实用!咦……”
  “攻击接上了,又一波……刚才那是一个伪连,所以从系统的技术统计上,连击断了,但攻击还是接上了。方达旭应对得很艰难吧?”
  “方达旭的处境很被动啊!”
  “方达旭得赶快想办法了。”
  “方达旭危险了……”
  “方达旭……”
  “挂了……”
(这一段我看书的时候笑哭)
电视机前观众的反应无法捕捉,但是现场,已是死一般的一片沉寂。
1分17秒……
  这是单人赛第一场的最终用时,直至技术统计把这最终用时显示出来的时候,现场观众这才开始抱头癫狂。
  观众绝大多数都是盯着这场比赛的,于是他们看到的,就是两个角色相遇,然后孙哲平的再睡一夏攻击攻击攻击,一直攻击,然后对手就死掉了。
  方达旭的骑士,有用过什么技能吗?
  要知道,大多观众可都是想看兴欣出丑来了,这一刻,都忍无可忍地要送给玄奇一点嘘声。
  见过快的,但没见过这么快的,防高血厚的骑士,1分17秒就被别人干掉了,你是拿错装备穿着布甲上去的吗?
  嘘声中,孙哲平早已经走下台来。比赛结果一出,他就立即起身回来了。
  “这么快。”叶修笑着朝他伸出了手。
  “我想早点休息一下。”孙哲平挥手和叶修击了一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第二场,兴欣战队魏琛出场,唏嘘的胡渣脸上也整出了点傲然的神色,瞥着玄奇战队选手席,一摆手道:“老夫出场,还有必要打吗?你们直接弃权吧?”
  玄奇哪会理这个,朝队中第二场要出战的选手一点头,那位刷一下站起身,昂首朝比赛场上走去。
  “其实真没必要打啊!你们需要的是2分,这1分对你们能有什么帮助?我看随便打打就得了,省时省力。”魏琛接着叫道。
  于是就见现场裁判果断从比赛场上跑了下来,对着魏琛甩了张黄牌。
  “言论不当,警告一次。再有违背竞技精神的行为,组委会会认真考虑你的参赛资格。”裁判一脸严肃地说着。
  “我去,开开玩笑也不行啊?”魏琛辩解着,但裁判哪理这个,转身就回到比赛场上去了。
  “现在的要求真是严格哈?”魏琛朝兴欣的队友们悻悻地说了一句后,也迈步朝着比赛场上走去。
“好,现在比赛开始。之前两场,兴欣战队都以让人意外的方式结束了比赛,这一场是不是又会给大家什么样的意外呢?魏琛这位选手,我想荣耀年龄较长的玩家恐怕都不会太陌生,他是蓝雨战队的首任队长,目前联盟第一术士角色索克萨尔,其实就是由他创建,并带入联盟的。看过他比赛的玩家,想必都会对他有一定的印象,因为他是一个……嗯嗯……很有性格的选手,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场比赛。”解说有些兴奋的介绍双方选手。
  “小鬼,放马过来吧!”
  比赛一开始,魏琛就在公用频道里敲出了一条消息,然后就动也不动了。迎风布阵看起来丝毫没有要主动向前的意思,就等着对方过来。
  玄奇的这位选手却不知道,只当这是普通的叫嚣,操纵着角色全速前进。结果路赶了一半,依然不见迎风布阵,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正常情况,这个时候,双方应该已经在地图正中相遇了啊!为什么不见对手角色?
  不好!
  这位玄奇选手所用的角色是个元素法师,此时机敏地一个转身,手举法杖,很是慎重地左右观察了一番。
  观众们都等着他赶紧冲到迎风布阵的刷新地双方开打呢,哪知道刚走了一半这位就自己秀了起来,先都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这家伙举动的意味后,现场突然笑成一片。
  在瞄了一圈身后左右没有发现后,这家伙进一步扩大搜索半径,不朝前方赶路,开始原地转圈了。
  现场再度哄笑,但笑完了也觉得有些腻味,这家伙,准备疑神疑鬼到什么时候去啊?
  现场的哄笑,让玄奇战队的众人极为尴尬,可是他们又无法提醒到参赛选手,只能继续面红耳赤地看着这位元素法师在地图里到处乱转,就是不往迎风布阵所在的地方去。
  “呵呵,小子,你以为这样乱转就能找到老夫了吗?”这时候,频道里又跳出了魏琛的一句话。
  结果玄奇的选手看到这话,越发地不淡定,越发地开始乱找迎风布阵了。
  迎风布阵呢?现在总算是动了,但也不是走出去跟人对战,而是走到了他刷新处的一块大石头背后,然后默默地蹲了下去。
现场一片哗然,选手席的陈果此时也在扶额。
  猥琐!真的是太猥琐了!
  这种做法,规则上倒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但是职业选手都很顾惜自己的形象,每场比赛打出来都有那么多的玩家观看,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这样的做派实在没人好意思。这已经不是猥琐流,而是真的很猥琐。
  就连转播解说,在目睹了迎风布阵的这一举动后,也深感无力。
  于是整场比赛都在沉默中进行着。魏琛的迎风布阵动也不动地藏在石头后边,玄奇的元素法师继续疑神疑鬼地以为对方就跟在他的左右。解说没词了,现场无语了,这到底是一场比赛,还是一出闹剧?看到公共频道里魏琛时不时地出言调戏,玄奇上下突然有点后悔了,或许比赛最开始魏琛让他们直接弃权,其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玄奇教练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想法,最终决定弃权,因为对他们而言只要取得两分就足以出线了,这一分可有可无,与其让队员像个猴似的被耍,还不如弃权。
  随后,裁判去了玄奇选手的比赛席宣布了这一件事,这一场比赛,在双方完全没有碰面的情况下,以玄奇选手退出比赛,最终宣判兴欣获胜。
  “咦?”犹自躲在石头背后构思下一句垃圾话的魏琛,突然就看到了对方离开比赛的系统提示。心下一阵纳闷。职业比赛,打到自觉局势已定,于是很有风度地直接认输退出战斗的情况也是有的,但眼下这一场,双方还没碰过面呢,就有一方直接认输了?
  魏琛从比赛席走出来,正看到玄奇的选手在离场,一脸纳闷地也走下场来,望着玄奇的众人道:“这时候才知道弃权,早干嘛去了?”
  早不知道你居然这样不要脸啊!
  玄奇战队的选手心中齐吐槽,看着魏琛的目光,流露出各种不友善。不过玄奇这一阵的退出,确实让所有人轻松了不少。而后大家就一起听到魏琛回到兴欣的选手席中,说的第一句话是:“怎么样,打得不错吧?”
咳咳咳咳……
  魏琛的问题,顿时让兴欣这边咳嗽声响成一片,所有人都用这种方法顾左右而言他,拒绝回答这一问题。但要说厉害还是得说大神,叶修神情不变,很是镇定地回了一句:“字打得不错。”
  “哈哈哈,我说得就是这个。”魏琛大笑,咳嗽声再度响成一片。
第三局,何昀上场前,魏琛很是不要脸的凑过来,“小昀儿,看看老夫为你打下的大好河山,可不要输啊!”
何昀无语,拿出口袋里的小本子朝魏琛脸上砸去然后头也不回的上台。
兴欣这边都幸灾乐祸,对于第三场比赛兴欣可以说没一个人是担心的。
玄奇的三局的对手也是个神枪手,何昀考虑到之前魏琛带来的不好影响,直接在公共频道打字。
秋木苏:中间见
玄奇选手不知道这句话的真假,但是还是向地图中间跑来,不过在接近中央的时候绕了一下,找了个位置悄悄观察。
但是很不幸,由于何昀的习惯,秋木苏是堆过速度的,所以何昀在玄奇选手到来之前就已经到达了地图中央,玄奇选手的动作都在她眼中。
“好,我们可以看到秋木苏已经发现半运浮生了,半运浮生还在选位,显然是出于谨慎打算先行观察,只是可惜啊,秋木苏的速度更快!”
“秋木苏使用75级大招巴雷特狙击,爆头!隐藏效果双倍伤害!半运浮生终于发现了秋木苏,看来刚才秋木苏的所在位置对于半运浮生是个死角。”
“秋木苏走位了,看的出来秋木苏的速度是加强过,比一般神枪手要快上很多。”
“半运浮生开始反击了。60级大招乱射,但是显然这位玄奇选手的基本功很不错啊,基本每一份攻击都到位了。”
“哎呀,可惜了!半运浮生的速度不够,秋木苏强吃了一波伤害,脱离了攻击范围。”
“半运浮生追击。”
“兴欣的这位女选手的风格不怎么强硬啊,一直在避免正面交手。”
何昀看了一眼时间,两分钟了,可以结束了。
“诶!秋木苏回身应战了,何昀是怎么想的……半运浮生被动了!”
“浮空,半运浮生被浮空。”
“玄奇危险了,现在需要尽快破局。”
“半运浮生……”
“挂了……”
解说一脸懵逼,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呢?
比赛结束,时间2分54秒。
玄奇选手晕晕乎乎的站起来,直到和何昀握了手也没反应过来,怎么我追着她打我挂了呢?
叶修给了何昀一个拥抱,笑了,“怎么拖这么久?”
“休息。”何昀指了指魏琛和孙哲平。

评论
热度(11)

© 何小昀_无力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