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抑郁症中如何获得灵感……想写写不出啊!

(穿越)荣耀之光【21】

陈果很有些激动的,因为前几天乔一帆到了,罗辑和安文逸今天应该会来,这下人就齐了。不过在激动也抵不过通宵之后的睡意,于是上午的时候训练室里就何昀一人在游戏里溜达。虽然晚上才是抢boss的重点时刻,但是白天也还是需要人照应的,何昀这个隐藏的大神自然是不二人选。
罗辑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到的,这时陈果他们睡得正香呢。正在上班的网管知道老板在休息,就找了何昀下去,反正差不多。
何昀先去叫了陈果起床,队员来了,老板还在睡觉可不好,然后就下楼了。
罗辑同学正趴在前台上,个头也不高,背着大书包,收拾打扮清清爽爽,好奇地东张西望,透着一股子单纯,见到何昀下来,忙站好,有些拘谨的打了个招呼,“何,何教授好。”
听到罗辑的称呼,何昀很想扶额,拿出手机打字,“别扭,叫名字就好,实在不行叫姐也行。”
罗辑有些懵逼,虽然之前在年会上见过何昀,但是他并不清楚何昀的语言障碍,何昀这一见面不说话只打字的行为让他摸不着头脑,不喜欢说话也没这样的吧!
罗辑的表情把他的内心暴露了干净,何昀笑了笑,继续打字,“叶修他们昨晚通宵,正在起床,我们上楼等。”
“哦哦。”罗辑连忙应着,跟着何昀上楼。
“这就是训练室啊!”罗辑跟在何昀后面进了门,东张西望。
“嗯。”何昀应了一声,打字表示,具体的等叶修陈果起来了在介绍,让罗辑随便找台电脑先玩着。
叶修很快就推门进来了,看到坐在电脑前的罗辑,“昧光?”
“大神!”罗辑踌躇了一下。
“来了!”叶修说着在罗辑肩上拍了一下。
过了一小会儿,陈果和唐柔一起来了,都自我介绍了一下。
“训练目前就是这边,条件简陋了点。”陈果作为老板介绍着,“住处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那边还算宽敞,现在住着四个人呢,你挺熟的包子也在那边。”
  “包子……”听到这名字后,罗辑同学也有点如临大敌,很头痛地说道:“千万别让我和他住一间屋啊!”
  “唔,这个你们随意了……没有固定安排。”陈果虽这样说着,但揣摩一下包子的思维,很有可能过来直接拎着罗辑同学的书包就过去把他安顿了,罗辑会有选择的机会吗?陈果也想知道。
  “你现在是先休息一下,还是?午饭吃了吗?”陈果问着。
  “还没有。”
  “那正好。”
几个人一起吃了个便饭,回来又继续训练。
叶修看了一会儿罗辑的训练,发现他特别追求完美,琢磨了一下,就叫了一边琢磨银装的何昀来指导罗辑,毕竟罗辑的风格和何昀有些相似。
何昀也是蛮喜欢这个聪明的孩子,就换了电脑,坐到罗辑身边。
本来叶修看着的时候罗辑就有些紧张了,这下何昀坐过来,罗辑手里已经在冒汗了,偶像啊!
“别紧张。”何昀心里有些好笑,打字安慰,“我看看你训练,给你制订一下计划。”
“诶?不用不用!”罗辑有点受宠若惊,连忙推辞。
“没事,每个人都有。”
罗辑推辞不下,只能由着何昀看他训练。
何昀看了一会,也发现了问题,罗辑和她一样,都是很追求完美的,但是罗辑的实力暂时办不到完美,于是手忙脚乱。
“两个方案,一个是压制你追求完美的操作意识,一个是从最简单的情况开始练习应对。”何昀给出来建议。
“何教……昀你觉得我该用哪个方案?”
“叫我姐吧。”何昀听着罗辑别扭的语气,摇摇头,有些无奈。
“第一个方案见效快一些,但是第二个方案是提高的基础,我会定好计划,两个都要练习,你先按照自己的能力来,克制意识。”
罗辑也很有毅力,听何昀指点后,就开始努力适应,连一路赶来的风尘仆仆都忘记了。罗辑今天来得比较早,其他人都还没到,游戏里暂不会有什么事。何昀就一直在罗辑这边看着,时不时地点拨两句。
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安文逸来了,冷静斯文的安文逸宝宝给了何昀很不错的第一印象。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奔向定好的饭店包厢。
点菜什么的也完全没有推脱,陈果直接一人包办,完了涉及酒水,这才征集了一下大家的意见。
  “喝酒?哈哈,那有人可要丢人现眼了。”魏琛鄙视的目光已经扫向叶修了。
  叶修一本正经:“我从不喝酒。”
  “我也不用。”乔一帆慌忙道。
  “包子必然是喝酒的。”魏琛重重地拍了包子两下。
  包子像是被看重了似的,比较振奋,挽起袖子像是要干架一样:“喝就喝。”
  “还有谁喝?”魏琛捧着酒水单,目光扫向了余下三位。这三位正好都是刚来的,和大家还不算太熟悉。罗辑望向安文逸,安文逸也正望向另两位,都是在等别人先开口。结果莫凡谁也没望,直接答了两字:“不喝。”
  “你俩呢?”魏琛也没多理他。
  “那就一起喝点吧!”安文逸说着。
  “我喝不了太多,五杯吧!”数学家罗辑对自己的酒量计算得倒是蛮精准,拿就在面前的啤酒杯衡量着说了一下。
  “弱爆了。”魏琛鄙视了一下。那啤酒杯,五杯不过一瓶多一点点,这样的酒量,确实有些惨不忍睹。连叶修脸上都露出一点轻松释然的表情,估计是发现有人可以给他垫底。
  “晚上也还有事,就不要多喝了,大家各按自己的量点吧!”魏琛说着,很淡定地挥手朝服务员一招呼:“给我来一箱。”
  举座皆惊,连莫凡、安文逸都微微变色望向魏琛,显然是被这家伙的酒量给惊到。包子已经诈诈唬唬地叫了起来:“一箱!!那很厉害吧?得有多少啊?”
  “是的,特别厉害,有24瓶呢!”叶修笑着说。
  “24瓶,太厉害了老魏!”包子继续叫着。
  魏琛的脸此时却刷一下变得惨白,但还是故作轻松地说着:“怎么?一箱是24瓶吗?”
  “呵呵,你以为呢?”叶修笑。
  “咳……那什么,你们都喝多少?要一时间算不清楚的话就先从我这里拿好了。”魏琛对要喝酒的三位说着。
  罗辑正要点头,叶修却已经抢先道:“那怎么好意思,这万一有个能喝点的,喝掉太多你不是不够了?”
  “不够我不会再要吗?”魏琛说。
  “再要一箱吗?”叶修问。
  “你有什么不满意吗?”魏琛说。
  “呵呵!”叶修笑。
  “呵你妹!”魏琛知道自己早已被叶修看穿,也就不死撑着了,十分愤慨地道:“我们那里一箱只有12瓶的,怎么H市的箱子特别大吗?”
  其他人这才彻底明白魏琛是闹了个笑话,顿时笑成一片。不过以魏琛的心理素质完全面不改色的,点起一根烟就顺势倚老卖老地给众人说起了他的想当年。
  一箱酒搬上来,也再没人叫板要让魏琛一个人喝掉,叶修也不担心会喝不完,何昀在呢,丫头的酒量,很是有点恐怖的。
最后所有人其实都多少喝了些酒,三个妹子和叶修、乔一帆都喝了些。罗辑那个五杯啤酒的量,根本就是不会喝而已。只不过数学家讲科学,能喝五杯怎么能说是不会喝呢?只是酒量非常非常小而已。
  于是将大部分啤酒消灭掉的其实就是魏琛、包子、安文逸和何昀。何昀虽然大部分时间在吃饭,但是也是留意着魏琛三个的状态的,在酒精带来的影响凸显之后,何昀给三人一人留了半瓶酒,将剩下的全部包圆。
“诶诶,怎么拿走了?”魏琛喝的正高兴,被打断不高兴了,叫唤着。
“你们再喝就过了。”叶修帮助何昀解释。
“噫?小昀儿是能喝的?”魏琛惊讶,然后就看见了何昀表演的对瓶吹。
“你们所有人加起来估计都喝不过丫头。”叶修笑着说,
一口气吹了完了五瓶,何昀有点撑,看了一眼魏琛,又将最后一瓶分杯喝了下去。
魏琛有点儿小兴奋,想看看何昀的极限,“再来一箱?”
  “下次吧?机会还多,罗辑都睡着了。”叶修说着。
  魏琛扫了一眼趴在桌上的罗辑,也是分外无语。数学家果然诚实又严谨。他所说的五杯,不是喝完再喝就会醉了,而是喝完就直接醉了。五杯下去的罗辑,迅速就在桌上睡过去了。
  “好吧,下次吧,没有这些废柴的时候我们再喝。”魏琛说道。
  “不要教坏年轻人。职业选手应该尽可能少沾酒你不知道吗?”叶修说道。
  魏琛怔了怔,半晌后狠吸了一口烟,点点头说:“你说得对。”说完望向安文逸等人,表情居然变得有些惆怅:“你们还有未来的,多好,以后不要再喝酒了。”说完拿起自己的杯子,没有招呼包子也没有招呼安文逸,自己一饮而尽后,站起身直接招呼起了大家:“走了走了,回去了。”
  “叫一下罗辑。”陈果说道。
  “快起来你个废物!”包子上去就给了罗辑的脑袋上一拳。
  “包子不要乱来,这个脑袋可能是国宝!”叶修慌忙把包子给拦住了。
  “国宝?”包子疑惑。
  “数学家!”叶修说。
  “哦?”包子似懂非懂的。不过罗辑吃了这一拳却已经迷迷糊糊地起来了,喝得最少,却又醉得最深。睡了一觉了还是两眼通红。
  “能走吗?”叶修问。
  “可以。”罗辑说着。
  “包子扶着点。”叶修说。
  “太废了,唉,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小弟?”包子很是惆怅地叹息着,过来把罗辑往起来拽:“能不能站起来。”
  “不用扶,我自己能走!”罗辑挣扎着。
  这饭吃得晚,散时时间也已经不早。这一周的BOSS又已经刷净,游戏里也没什么要紧事。罗辑和安文逸又是新到,大家索性一起全去了小区的租房。
天晚了,叶修、苏沐橙、陈果、唐柔就体验性地在这边住了一晚上。四个姑娘两间房,叶修去了魏琛那一间。果然如魏琛所言,非常烟雾缭绕,不过对于叶修而言当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人就这样凑起来了。”魏琛丢给叶修一根烟后,感慨着。
  “还不错吧?”叶修笑道。
  “如果对手不是嘉世的话,就太好了。”魏琛心中的这份担忧,始终是无法完全消除的。因为他比任何人更紧张这次机会。有时候他甚至会有些懊恼,早知如此,为什么要白白浪费这么多年?为什么这些年里不早点复出尝试一下?
  “要不你去霸图试试,看看他们会不会收留你,和他们一起组个老头队。”叶修点起烟吸了一口后说道。
  “还是算了吧!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啊!”魏琛感慨着。
  “你是担心人家根本不稀罕要你吧?”叶修笑。
  “切。”魏琛不以为然,“那你呢?你完全没必要自己干的,你这一路网游状态保持得还真不错,年底复出根本不愁没有出路。”
  “要不是有这样的目标忙忙碌碌的,我又哪里保持得住状态?”叶修说。
  “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想那么多干嘛?继续走下去吧!”魏琛说。
  “总想太多的是你吧?”
  “总是控制不住会想一想。”魏琛感慨,这确实也是无可奈何的一件事。
  “谁不是呢?”叶修叼着烟,望着窗外。
  “如果挑战赛失败了,你会怎么办?”魏琛忽然问道。
  “到时再说吧!”叶修说。
  “你没想过?”
  “真没想过。”叶修说。
  “不想好啊!”魏琛叹了口气,看来他是被这个问题缠绕得够呛。
  “其实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就算失败了,你也有一千八百万防身了,这还不够你嚣张啊?”叶修笑道。
  “心里的不甘,多少钱也抹不去啊!”魏琛说。
  “要不你出钱搞几个杀手,把嘉世的那帮家伙都干掉,那不就十拿九稳了?”叶修说。
  “嗯,我倒是认识这么几个弟兄。”
  “我靠!”叶修没想到魏琛居然来真的。
  “我也是在开玩笑。”魏琛没好气地说着。
  “嘉世是很难对付。”叶修说,“但是,总会有机会的。”
  “你不用给我讲道理了吧?”魏琛说。
  “但你太废柴了,明明道理都懂,还时不时就会紧张惆怅,今天几杯酒又把你给催化了?”叶修说。
  “现在的这些人,你都看好吗?”魏琛不和叶修谈论心情了,开始聊点实际的。
  “你也都接触过了,你觉得怎么样?”叶修问。
  “小昀儿就不说了,唐柔和包子,绝对都是有前途的,这两个你算是捡到宝了!我敢肯定,他们在挑战赛上亮相以后,肯定会得到职业战队的青睐。”魏琛说。
  “还用那时候?”叶修笑,“王杰希早就打过小唐的主意了。”
  “有这事。”魏琛大惊。
  “可不。”叶修大致说了下。
  “她拒绝了?她怎么想的?”魏琛有点茫然。
  “这就是她最大的问题。她对荣耀的喜爱和热情,并不像我们。她最初是因为竞技场输给我,和我较劲才练起来的,她可没有成为职业选手这样的志向,所以一开始王杰希的邀请她根本就没往心上去。”叶修说。
  “那现在呢?”魏琛问。
  “现在?也玩了这么久了,看起来她对荣耀倒还算有些兴趣,职业圈也真有很多高手值得她去努力挑战,我想这大概就是她继续下去的动力了。”叶修说。
  “呵呵,这个理由很不错啊!她的性格还真是适合竞技呢!我觉得她有可能会在这条路上走很远。”魏琛说。
  “也未必。”叶修说。
  “怎么?”
  “她的年纪也没有那么年轻,还有,这妹子身世有点古怪的。你看她这样的素质,我刚来这边的时候,她是兴欣网吧一个打杂的,你信吗?”叶修说。
  “靠,不会吧?”魏琛惊讶。
  “我严重怀疑她和我一样是离家出走的。”叶修说。
  “你是离家出走的?”魏琛继续惊讶。
  “靠,说漏嘴了,忘了你不知道的。”叶修说。
  “说说,说说。”魏琛连忙道。
  “陈年旧事了,说什么说。”叶修鄙视魏琛的八卦。
  魏琛确实不是特别八卦,看叶修不怎么想讲,也就不去追问,继续盘点兴欣战队目前队员的实力:“不管怎么说,唐柔应该算是这些人中最出色的一个了。包子虽然也不错,但就是太不稳定了。平时跳跳就算了,这要万一关键时刻犯一下二,那可就麻烦大了。”
  “没错,这是包子的毛病。”叶修说。
  “这样的选手,如果是重要的比赛,我估计一般战队都会安排做第六人的。”魏琛说。
  “可我们目前可做不出这么奢侈的事。”叶修说。
  “人不够吗?”魏琛数了数,感觉没问题。
“丫头不能算,她不稳定。”叶修叹了口气。
“怎么回事?”魏琛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按照他的了解,何昀比叶修都靠谱。
“没什么,一点儿旧事。”叶修说。
“其他几位,要比他俩的话真的差距不小。”叶修不想说,魏琛也没缠着,继续盘点。
  “莫凡还不错。”叶修点到了个人。
  “靠,那个死人脸,你不说我意识里根本没他。你一说到他,我就有冲动去扁他。”魏琛说。
  “就这还没谱呢!这家伙真不知是怎么玩起荣耀的,希望跟着我们一起混混,可以让他观念转变一下。”叶修说。
  “你看他那副抗拒一切的模样,我看悬。”魏琛说。
  “陌生的东西他会抗拒,但荣耀他熟悉着呢,这也就算是进一步加深对荣耀的了解,看看再说吧!”叶修说。
  “再有就是安文逸和罗辑了。”魏琛点到了今天刚到位的两人:“罗辑下午我也有看他的情况,短时间里恐怕他派不上用场,以后会怎么样,还要看他的进步情况,他现在和你最初接触到他时相比怎么样了?”
  “进步是有,但比不了唐柔和包子,不过对他我指点得也不多,这个月让丫头加强训练一下看看吧!”叶修说。
  “安文逸怎么样?平时都是你们带着他在折腾,我倒还没怎么看过他的游戏水平。”魏琛说。
  “也还得练,他的意识和判断都相当不错,如果只是一对一站桩让他来治疗刷血的,节奏控制什么的都绝对是职业级的。但让他处理多目标,一个人照顾一队的时候,他可以就有些乱了。”叶修说。
  “唉,那也过了这个月再看吧!”魏琛说。
  “没什么可看了,手头能用的人就这些。”叶修说。
  “小乔倒是可以的,我听他说是你让他转攻阵鬼的?”魏琛说。
  “我觉得他的特点比较适合阵鬼。”叶修说。
  “他的基础还是相当扎实的,现在就是职业转型的适应和巩固阶段,对他我是比较看好的。不过说实在的,他也不太有那种能独当一面的天赋,希望他勤能补拙吧!”
  “有天赋的能捡两个已经够走运了。”叶修说。
  “那真是,确实相当走运。”
  “好好练练吧!全靠他们了。”魏琛深吸了最后一口烟后,狠狠地掐灭,“睡觉!”
  “嗯。”叶修应了声,也躺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后,魏琛却是冷不丁地突然来了一句:“老板娘当然不算是正式选手的吧?”
  “那是当然。”叶修说。
  “嗯。”魏琛应了声后,再没说什么。
  最后一月习惯了通宵,现在这个时候想睡其实挺难。魏琛是借了酒劲,说睡就睡了。叶修却是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瞪着那黑蒙蒙的窗外,不知过了多久,才渐渐睡去。

评论
热度(10)

© 何小昀_无力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