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抑郁症中如何获得灵感……想写写不出啊!

(穿越)荣耀之光【12】

穿越文,有私设,基本尊重虫爹原著。
文笔渣,慎入。
——————————————————————
“你在提醒孙翔。”苏沐橙有些不解,按理说叶修被解约,何昀应该是那个最气愤的人。
“嘉世。”何昀淡淡看着苏沐橙,眼中也是无奈。
苏沐橙明白了,叶修已经离开,孙翔是嘉世的未来,那是叶修一手建立的嘉世,是何昀挂念了十年的嘉世,叶修放不下,何昀也放不下。其实自己又何常不是呢,不然在嘉世解约了叶修之后,自己为什么会痛苦。
“去哪?”何昀打断了苏沐橙的思绪。
“去今年新开的逗乐街吧!你应该还没去过。”苏沐橙收起愁绪。
“嗯。”
晚上十点多,何昀目送苏沐橙进了嘉世的大楼,转身进了兴欣。
“回来了!玩的开心吗?”值着夜班的叶修打了个招呼。
“嗯。”
“你还是在那家宾馆?”
“嗯。”
“我送你过去吧。”叶修让一边玩着荣耀的唐柔帮他照看一下,牵着何昀出了门。
“今天去嘉世了,怎么样?”
“不够。”何昀思考了一下。
“你也觉得孙翔还不足以撑起嘉世的未来吗?”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吐着烟气道。
“嗯。三场。”
“你和他打了三场?不同职业的?”叶修笑了,“那他受得打击应该不小。”
“嗯。”
“希望他能尽早撑起嘉世吧……”
“沐橙怎么样?”叶修问。
何昀皱着眉,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叶修深深的叹息,“她又把所有的事压进心里。沐秋出事是这样,我这次又是这样。”
何昀没有回应,只是垂下了眼睛。
“你也看出来了吧,我准备在疯最后一次。”叶修看着车水马龙的道路,额前的碎发遮住眼睛,“君莫笑需要出来了,再等下去,级别再次开放的话,散人的劣势就变大了。千机伞需要被人知道,被认可。”
“……嗯……”何昀垂着头,“怎么办?”
“不知道,等千机伞升起来再看吧。”
“嗯。”

陈果最近很苦恼,因为她只有三张全明星的门票,可是叶修的妹妹来了,这就不够了。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解决了,原因是陈果一次偶然想叶修提起这件事,叶修回答“不用管她,她有票。”
陈果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合着自己愁了好几天是白费的!
不过到了全明星周末的时候她又郁闷了。因为何昀用她最靠近舞台的A区的票换了C区的票,和自己这三个人坐在了一起,这让陈果有种内疚感觉。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值得大说特说的,除了分房间的时候,叶修和何昀一个房间,引来了陈果谴责的目光。不过在何昀的默许下,叶修最终得逞,这让陈果恨铁不成钢。
第二天,全明星继续,在挑战环节,杜明好死不死的选中了唐柔作为对手。
默默为杜明点蜡,何昀目送唐柔上台。
然后杜明果然输了,然后唐柔输了,然后第三场开始。
何昀默默起身走到台边去找司仪,把手机递给他,“我去把她叫下来。”
司仪如见上帝,“好好好,谢谢你了,姑娘。”
第三局,唐柔输了,本来打算再来,却被何昀阻止。
“我能赢。”唐柔目光坚定。
何昀飞快的打字,“能赢和能赢之间是有区别的。”
唐柔沉闷。
杜明见唐柔没了动静,发问,“怎么了美女,不敢来了吗?”
何昀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找死,从唐柔手中拿过账号卡,打开扬声开关,“我来。”
人们都注意到这是另一个声音,这又是从哪里来的人。
台下准备上去解围的司仪,猛然听到这一声,差点一个跟头翻倒在地。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油然而生。
结果耳机里却是已经传来后台导播惊喜的声音,对着他连声叫嚷着:“靠,总算换上来个人了?快安排她出战,我那边广告都播了五分钟了!!!”
于是比赛顺利开始。
攒了一肚子气的杜明,打的很猛,完全压制着战斗法师,台下的观众们都觉得总算打出职业选手的水平了,但是职业选手中却有人看出了问题。
“杜明失控了。”
是的,杜明的意识已经和手速脱节了。之前就和唐柔拼了三场手速的杜明本来手已经进入了疲惫期,但是在何昀的有意引导下,却让他产生了自己手速没问题的错觉。
韩文清则沉默不语,他看出的东西比别人多,因为这种策算无遗的风格让他似曾相识。
这是……尘封的记忆被找翻出,“晓昀!”韩文清失声。
此时有部分观众也意识到问题杜明出了问题,但是听到韩文清的声音却一头雾水。
小云是什么?职业选手吗?没听说过啊!
而此时,在一个网吧里,一个抽着烟看着全明星周末直播的人却愣住了,“她居然回来了?”
杜明终于也意识到了问题,但是此时调整已经来不及了,最终毫不意外输了,输得很难看。杜明呆住了,他的信心收到了严重的打击,这是两个业余玩家吧!为什么我会输给她们。
称职的副队江波涛自然上台来,安慰着杜明下台,然后礼貌的说话了,“这位小姐,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和你打一场?”
叶修此时已经走了过来,“欺负两个女孩算什么?我来吧!”
这又是什么人啊!!!全场皆惊。
韩文清却紧紧盯着台上,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江波涛没有说什么,只是载入角色,比赛开始。
比赛打的很激烈,江波涛很是吃力,心中不断猜测着这到底是谁?
当龙抬头出现的时候,全场再一次沸腾,“叶秋!”
但是叶修已经悄悄的离开,司仪问唐柔“那位挑战者呢?”
“走了,他说去厕所了。”
现场哗然。
“我建议你们不要等他回来。”唐柔好心建议。
司仪几乎醉倒。
然后唐柔也下去了,只留司仪在台上尴尬。
何昀早就和叶修一起离开,不过中途进了洗手间,倒不是她真的要上厕所,而是她之前看到苏沐橙提前离开了,应该是去等叶修了,他们需要好好的聊聊天。
回到宾馆后没多久,陈果和唐柔也回来了。“叶修呢?”陈果一回来就问。
“不在。”何昀摇摇头。
“他真是叶秋?”哪怕陈果已经问了唐柔七遍这个问题,她还是又问了一遍何昀。
“嗯。”
“真的?”
“嗯。”何昀笑了笑,飞快打字,“幻灭?”
“……”
电视里直播着第二天活动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记者自然询问了有关叶修的问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韩文清霸气的回答,“我等你们回来!”
记者们自然激动,然而也有疑惑,为什么是“你们”?难道是那个“晓昀”?
消息灵通的人已经找到了“晓昀”的信息,荣耀公测后三个月的时间内,阅读量最高的有关技能、隐藏效果、实用连招、实用攻略等等的攻略署名都是晓昀。
众人感叹,又是一个远古大神,这一届的全明星周末炸出来多少大神啊!
陈果抱着手机一边刷微博一边等叶修回来,看到对晓昀的介绍,感叹震惊,“昀儿,这真是你?”
“嗯。”
“我去!十年前你才多大啊!!!”
“九岁。”
“……”听到回答,陈果一时语塞,这家兄妹都是游戏迷。
“话说,叶修不会不回来了吧?”看着渐晚的天色,陈果担忧。
“不会。”
“也是,你还在这儿呢。”陈果点点头,“我们先回房间等了啊!”
陈果不是不想在叶修的房间等,而是她不太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叶修。
等到天彻底的黑了下来,陈果听到隔壁传来了敲门声。
“回来了吧?”陈果说,房门拉开,果然看到叶修。
“还没睡呢?”叶修回头打了声招呼,陈果此时已经是风一般冲了出来,结果何昀正好打开房门,叶修回头对两人说了句“早点休息”,就算自顾自地进去了。
陈果一堆话正不知从何说起呢,结果这家伙居然就这么闪了。
“什么情况?”陈果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好像就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情况……”唐柔苦笑了一下,她估计,陈果又要燃了。
果不其然,陈果怔了怔后,立刻冲上去狂捶了几下房门。这次是叶修开门,一脸的纳闷,好像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样,唐柔已经无语了。
“怎么了?”叶修问。
“交代问题!”陈果气势汹汹。
本来还纠结拿什么身份什么口气和叶修说话的陈果,被叶修若无其事的态度给惹毛后,顺势拿出的就是认识叶修以来最习惯的燃烧状态。
“嗯。”叶修倒是一如既往地从容淡定,点了点头后问:“交代什么?”
“你……”陈果那样子看起来随时可能扑上去挠人,唐柔连忙上来打圆场,把两人一起推进了屋,一边说着:“进了屋坐下说吧!”
“随便坐随便坐。”叶修把两人引进来,拿出屋主的派头。
何昀正靠在床头用电纸书看订阅的论文,见到陈果她们进来,微微笑了笑,示意无视她,依旧埋头于理论的世界。
“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就是叶秋。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叶修终于开口说道。
“那也算?!”陈果气。
“那得怎么样才能算?”
陈果语塞。
“不对!你是叶秋,那叶修是怎么回事?”想到叶修的身份证,陈果立刻质疑起来。
“叶修,也是我啊!”
“干嘛搞两个名字?”
“这个问题就深刻了。”
陈果坐了个端正,准备洗耳恭听为什么会出现两个名字的由来。结果,她姿势都摆好了,叶修的话却在那里就已经完结,而后也是摆了个姿势,好像是在等着陈果接下来要说什么似的。
陈果的表情慢慢地又开始僵化了,唐柔默默把头转向了窗外。
从窗户上的反光中,唐柔清楚地看到陈果一边咬着牙攥着拳头,一边开了口:“为什么会有两个名字?”
“这个还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个秘密。”叶修无奈。
没营养的对话,藏下了最大的八卦。陈果再想知道,却也不能去逼人开口。深吸两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这才又问道:“那到底哪个是真名?”
“你猜猜看?”叶修却是又把问题踢回来了。
深呼吸,深呼吸!昀儿还在这儿,不能当着人家妹妹打他!
不过陈果冷静下来之后,还是认真的猜了起来。
叶修听完陈果的猜测,略微沉默了一下后,这才点头说:“看起来挺容易猜的啊?”
“什么叫挺容易猜!你是在质疑我分析问题的能力吗?”陈果怒。
“分析得很精彩。”叶修连忙鼓掌。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我能不发表看法吗?”
“你是诚心不想让我睡好觉吧!”
“好吧,我承认,你说对了,叶修,我是叶修。”叶修点头。
“为什么要用假名,为什么不敢露面,你在回避什么?”陈果立刻开始深度八卦。
这时一声咳嗽响起,陈果和唐柔看着何昀。
“睡觉?”何昀问。
陈果唐柔都明白了,这是在打岔。
叶修苦笑着走了过去坐下,摸着何昀的头,“没事。就是,原因很丢脸,我是离家出走的。”
“离家出走,为了什么?”
叶修未答,只是看着何昀,脸上写满了无奈。
陈果立刻恍然,跟着一脸诧异:“不会是为了打游戏吧?”
叶修苦笑。
屋子里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气氛古怪中带着尴尬,谁都不知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叶修摸着何昀的脑袋,神情继续一贯的平静。可是陈果此时再看这家伙,却觉得除了叱咤风云的顶尖大神,气死人的烟鬼网管,又多了新的一张面孔:一个幼稚到极点的小孩。
“你……什么时候离家出走的?”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陈果。
“十年前吧!”叶修说。
“荣耀刚出来的时候?”陈果问。
“差不多。”
“跑出来就是为了玩荣耀?”
“那倒不是,之前我也混过几个游戏。”叶修说。
“那昀儿呢?”陈果突然想起何昀也是十年前就开始玩荣耀的,这货不会是带着妹妹离家出走的吧!
“丫头她比较特殊……”叶修只是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了。
“说。”何昀闭眼。
“丫头有学者综合症,家里不怎么限制她。”叶修叹气。
陈果看了看何昀,心中有一些明了,她是耳闻过这个病的,据说这一类人都是变态一样的天才。也明白了为什有时候自己和何昀说话,她却没有回应。自闭症的人,这个样子就已经是康复的很好了吧!
陈果突然没了八下去的欲望。
“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呢!”
陈果猛然想起叶修微笑着说出的这句话,又看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人,想到了十年的时光,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回去睡觉了。”陈果不太想叶修看见自己的眼泪,起身出去了。
叶修有些懵,他本来都做好了接受盘问的准备,这就结束了?
唐柔微笑了一下,站起身:“那我也先回去休息了。”
“好。”叶修点了点头,看到两女先后准备离开,立刻已经是叼了根烟在嘴里。
唐柔走到门边,拉开了房门,突然又站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望着送她的叶修:“你离家出走,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抱歉。后悔的话,我早就回去了,都是一家人。”叶修说。
“你说得对。”唐柔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带上房门离开了。
“抱歉?”叶修听见身后的声音。
“是啊!”仿佛叹了口气,感慨着。
“疼。”何昀闭着眼睛,手捂着心口。
“怎么了?”叶修担忧,这个样子的何昀,他只在她发病时见过。
“没事。”她能说什么,说自己想起了前世的父母吗?
叶修的痛苦有苏沐橙有自己陪着他,自己的痛苦呢?
何昀突然想起前几日拜访老师时,老人家说的话,“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这样,只是做一个旁观者,就没有想过要融入进来吗?”
我本来就是外来者,怎么可能融入呢?
何昀的眼泪突然控制不住的掉下来,眼前一片红色,胸口也一阵阵的发闷,全身微微颤抖着。
叶修不知道何昀此时的状态,只是根据经验知道何昀发病时需要有人陪同,就默默地抱住何昀靠着墙拍着她的背,“我在呢,不怕啊……”
——————————————————————
感觉这一章有点崩,打算过几天再改改。

话说,真的没有人想要乱入吗?这里声明一下,叶不修是我的,小周的女盆友也被人预定了,剩下的位置先到先得啊!

部分文字来源于原著。
感谢忍受到这里的你。
o(# ̄▽ ̄)==O)) ̄0 ̄")o 

评论(3)
热度(17)

© 何小昀_无力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