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抑郁症中如何获得灵感……想写写不出啊!

(穿越)荣耀之光【16】

穿越文,有私设,基本尊重虫爹原著。
文笔渣,慎入。
————————————————
4月4日,清明节。
陈果和叶修苏沐橙一起去了南山公墓。
“好啦,爸,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没准就会有好消息带来哦!”陈果微笑着转身离开了,走回石路,朝着叶修指过的那个方向走去。
陈果一排一排地走过,很快就找到了叶修和苏沐橙的身影,并肩站在那里。
陈果没有上前,但是这个距离,却让她看清了那墓碑上所刻写的名字。
苏沐秋?
陈果脑海中一瞬间就浮现出无数的想法和念头。她想要通过墓碑上的内容进一步确认一下,但是这个距离,这个位置,实在是看不清任何别的字样。陈果本着不去打扰的原则,没有继续走近,只是在这里探身探头的,想找找看二人身形挡下的地方是不是还能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结果这正努力呢,那边叶修却是冷不丁地转了下头,顿时一眼就看到了这边的陈果。
陈果顿时窘得想找个坑自己就这么躺进去,再立块碑就这么死了得了。
结果叶修微笑着望着她,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叶修站到了一旁,轻拍了拍那墓碑说:“看看这位,要不是待在这,现在肯定也是荣耀最顶尖的大神之一。”
“是你哥哥呀!”陈果望着苏沐橙说着,墓碑上的称呼,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嗯。”苏沐橙点了点头,不过神情上也没有流露太多的悲伤,有的只是深深的怀念。这人18岁时就已经去世,距离现在已经快八年。
“他是?”
“车祸。”苏沐橙说。
“哦……”陈果沉默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悲痛,她曾经真实地感受过。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啊?”
“我们俩是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出了点变故,就一直在外流落,是哥哥一直照顾我。”
陈果很惊讶,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璀璨的荣耀明星居然会有这样过去。
“哈哈。”不想苏沐橙却在这个时候笑了出来,“你不要以为我们那时候过得很辛苦,其实没有啊!哥哥靠着他游戏的本事,我们一直生活得很不错。”
“游戏的本事?”
“是呀!”苏沐橙笑着,“做代练、贩装备、打黑赛,甚至写外挂,游戏方面真是没有这家伙不会的东西。”
“哦,那真不错。”陈果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更为苦涩。因为她清楚,苏沐橙说是这样说,但事实的真相却未必就如她所说的那般幸福,她可是在网吧里长大的。
后来荣耀这个游戏出来以后,哥哥很高兴,他非常看好这个游戏,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游戏上。”
“我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他们兄妹。”叶修说。
“你离家出走之后吧?”陈果问。
“嗯。遇到他们以后,和沐秋很谈得来,我们都是立志要在荣耀这个游戏里弄出点名堂来的,所以就天天一起泡在这个游戏里,研究职业,研究技能,研究装备,研究荣耀首创的装备编辑系统。其实就是现在,职业圈里还有他当时研究出来的自制银装。”
“是吗!”陈果惊叹。
“是啊!一叶之秋的战矛却邪就是他的手笔呀!”叶修说。
“还有千机伞也是?”
“是呀,很天才对吧?只是可惜了,那时候55级的更新,一下子抹杀掉了散人和这件武器的意义。”叶修叹息。
“但是哥哥也没有放弃啊!”苏沐橙说。
“没错。千机伞的构思,是从一开始散人流行时,这家伙就产生的一个设想,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不断地研究,尝试,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失败,始终没有放弃,谁知终于就在接近最终成功,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一个新角色,准备和千机伞一起提升起来的时候,出现了那一次的更新。刚看到那个更新的时候,连我都实在不能接受居然会有这么悲催的事。他当时不言不语的沉默也是把我们吓坏了。你知道后来怎样吗?”叶修问。
“怎样?”
“后天是第二天,我们还在为他担心的时候,他随手把一张账号卡丢给了我,笑了笑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说。
叶修向陈果慢慢描述着那段青涩的时光,带着淡淡的愉悦和淡淡的忧伤。
B市,叶秋撑着伞,来到了公墓。
他是来给何父何母扫墓的,从何昀来到叶家之后,每年清明扫墓,叶家人都会一道给何昀的父母扫墓,哪怕何昀出国了也是如此。
不过到现在,基本上就只是叶秋来了,给他们讲述一下何昀在一年里的经历。
走到墓碑前,叶秋脚步顿住了,他有些意外在这里看见何昀。
何昀没有打伞,只是蜷成一团,靠在墓碑上。细密的雨丝淋湿了她的衣服,湿漉漉的及膝长发落在了地面上。
叶秋有些心疼的上前,单手轻轻搂住何昀,
“怎么了?”他有些不解,理智如何昀,应该早就接受了父母的离世。
何昀埋在膝间的头摇了摇,她只是想找个地方哭一场。父母的墓前,是她最放松的地方。
虽然她是穿越而来,但是她是以新生儿的姿态来到这个世界的,所以,在心里,她是认可这一世的父母的,哪怕只有短短三年时光。何昀知道,即使他们知道自己的来历,也一定不会疏离自己,莫名的,她就是坚信。
心中压抑着的东西,何昀只敢在这里释放,虽然不能用言语诉说,但是,在这里静静的回忆,对她而言就足够了。
爸爸妈妈,你们说,我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如何来到这里,我不知道,也没法知道,但是我为什来到这里,却一直很迷茫。我没能改变这个世界的剧情,沐秋哥依旧没能度过那个夏天,修哥也依旧被嘉世驱逐。我本来想要做一个旁观者,见证这场盛世,但是却渐渐的感到悲哀,从内心深处而来的悲哀。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命运,不然为何一切都是这样的按部就班,那么,我来到这里究竟是不是也是,命中注定……我也想过要融入这个世界,可是,每当我看见他们,就会不由想起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未来。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失忆,没有那段记忆,我可以想个平常人一样,憧憬着未来,可是我却早已知道,无惊无喜。无知真的是一种幸福,如果可以像包子那样,生活大概会是另一番灿烂的景象吧……
叶秋把何昀带回了家。
“今天怎么了?以前都好好的,怎么今年不开心了?”叶秋为刚洗完澡的何昀吹着头发。
“累。”何昀闭眼微微皱着眉,但是却没有了之前的沉重。
“累了?也是,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忙着做实验、写论文,还飞来飞去的,是该累了。”叶秋轻轻笑着。
“说起来,你对叶修还真是好啊!”叶秋的声音里带着不虞,“我们不都是你哥哥吗?你怎么就这么偏心呢?”
何昀笑了笑,这样孩子气的叶秋很少见到了,遂在手机上打字,“他是个不省心的呀”。
被间接夸了一番的叶秋表示很高兴,“你接下来要跟他一起玩游戏?”
“嗯。”
“玩几年?你总不能一直玩下去。”
“这个问题你一定要提吗!”何昀无语,飞快的打字,“等状态下滑了就回来,研究物理。”
叶秋笑笑,这丫头总算正常了,“你高兴就好。”
“在家里待几天?”
“一。”
“就不能多待会儿吗?老爷子和老头可是很想你的。”
“夏天。”
“额……你的意思是……夏休期?”
“嗯。”
“那好吧,我会告诉老头的。”
“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
“上午。”
“我送你。”
……
第二天,何昀回到H市,没有回兴欣,直接去了南山。
沐秋哥,我来了。
何昀蹲下来,额头靠在墓碑上,手指摩挲着着石碑,嘴角微微勾起。
想我没?一年没见了。
哥哥被嘉世驱逐了,昨天他们跟你说过了吧。你怎么看的?我们组建了新的战队,要杀回去的,而且,我们会是冠军!一定是!你知道的,我知道未来,到时候我把冠军戒指拿来给你,怎么样?
话说,你觉得我用什么职业去打比赛?我想用神枪手,用秋木苏。我觉得,你应该被大家知道。却邪还在,沐雨橙风还在,君莫笑和千机伞也要来了,秋木苏不应该错过的,对吧!
你给秋木苏研制的银武我可是做好升级的预方案了,圣祭和暗语,也该大放异彩了。
等我的好消息吧!
离开南山,何昀去了上林苑的小别墅。
白天,大家都在网吧里训练,别墅里倒是没人。
何昀从行李箱的角落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二十四张账号卡和一张神枪手。
秋木苏。
——————————————————————
感觉还是没有把我想说的表达出来……

感谢忍受到这里的你~
o(# ̄▽ ̄)==O)) ̄0 ̄")o 

评论(1)
热度(21)

© 何小昀_无力更新 | Powered by LOFTER